艺术即治疗

2018-01-23
艺术创作本身即具有疗效,‘艺术即治疗’。

  艺术疗愈可以分为五种类型:

  传统型──透过艺术创作‘投射与解释’自我。

  疗愈型──透过艺术创作‘收回与复原’自我。

  养生型──透过艺术创作‘体验与享受’自我。

  灵修型──透过艺术创作‘消溶与超越’自我。

  复合型──(1)个人内发展任务的复合。(2)单元间整体目标的复合。

  其中除了传统型属于精神分析流派的艺术治疗外,疗愈型、养生型、和灵修型,则属于‘人本’与‘超个人’心理学取向‘艺术即治疗’的范畴。复合型则涵括了以上两种。

  艺术治疗是一种‘往内的’旅行与探险。透过艺术创作,人走进自性本质。从接触自我、收复自我、体验自我,进而超越自我。

mmexport1516761702192.png

一、传统型──透过艺术创作‘投射与解释’自我


  人的问题都是‘关系’的问题。所有的关系问题又都源自‘自我与自我的疏离’。
  出现心理问题的人,大半都是‘离自己很远’的人。他们抛弃内在的智慧与资源,不断向外追寻与索求。不论是索求爱、安全、尊严、或富足感。
  艺术创作的开始,是自我接触的开始、是走近自己的开始。尽管‘虚假的自我’刚开始可能无法创作,只会不断地‘复制’。‘复制’记忆、‘复制’绘画经验与技术、‘复制’他人的期待、‘复制’一个被彩排过的梦想。
  譬如,有位来访者,是美术系出身的,他每次进场,都是用一贯的笔法,画他熟悉的老松树,和树下栖息的云豹。甚至色彩都是用他早就构思好的。他漫不经心地重复画着他在练习室里练习过数百遍的技法,虽然最后呈现的作品可能是所有画作中难度最高的,但却不是最真、最活的。他一再重复某种特定高难度技法的‘存在态度’,和画一个简易棒棒人的风险,并无两样。两者都跳开了当下的原创性,而停留在一个过去历史或记忆的复制里。作画变成了技巧的表演(show),而不是真我的呈现。(presentation)。这种绘画过程,并未碰到深层的自我。

  二、疗愈型──透过艺术创作‘收回与复原’自我

  当艺术治疗师帮助当事人‘看见’自己的‘复制膺品’、‘复制假我’,当事人通常会进入到一种惊恐。假人通常不知道自己是假的,也不知道自己在假的世界里。当有一天,光线猛然照进洞穴,惊醒梦中人,假人才知道原来苦难的经验都是梦境、梦里的角色是假的。在艺术治疗师的催化下,假我的面具将一层一层卸下,本来面目被逐步揭露,艺术治疗藉着‘看见假我’、‘认识膺品’,触碰到躲在潜意识地下室或天花板上真实的自我。当真我被触动后会苏醒,会伸展,会开始彰显他自己。

  当创作者从一个认同者,位移到一个观看者的角色时,他收复了他所有的面貌。过往与未来,所有曾用、将用的可能面具都悬挂在他的视线里。


mmexport1516761709618.jpg   


三、养生型──透过艺术创作‘体验与享受’自我


  创作可以帮助一个人体验生命的‘鲜活’,而非重复、延续、和死寂。创作是一连串‘有觉知的行动’,创作让一个人‘活’着。
  当一个舞者,旋转着自己,忽而奔腾,忽而翻滚,忽而急切,忽而徐缓,优游在他自己的节奏与流动中时,舞者是活的,以致──观舞者也活了起来!
  当一个歌者,引吭高歌,声音拔高几转后探入云霄,震动天地,也振动人心时,歌者是活的,以致──听歌的人也活了起来!
  当一个雕塑家,专注地刻划,将巨石的灵魂释放出来,他的专注与屏气凝神是活的、石雕是活的,以致──看石雕的人也活了起来!
  当一个厨师,将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端上桌,厨师是活的,以致──食客的眼睛、嗅觉与味蕾上的每一个细胞,也都鲜活了起来!
  当一个诗人,静心吟唱出文字般若,在最少的字数里隐藏了最丰富的讯息,诗人是活的,以致──读者也活了起来!
   当一个画家,天人合一、人剑合一,自己成了画的动作、与画作本身,画家活了起来,画作活了起来,以致──观赏者也活了起来!活的引发活的。死的交换死的。真的引发真的。假的交换假的。这是艺术治疗的互易密码与暗盘。童叟无欺。

  四、灵修型──透过艺术创作‘消溶与超越’自我

  

  ‘艺术即治疗’的意涵,与禅宗精神‘道在日用生活间’,是同样的道理。读者若同意‘生活即艺术’,那么‘生活即治疗’亦是成立的。时间能疗愈一切!

  生活即‘时间的流动’过程。愿意随顺‘生命之河’流动的人,身心灵将是和谐、愉悦的。因为这里面没有我执,所以也没有能量的阻隔与痛苦。相信‘艺术即治疗’者,同时需要‘活出’艺术,疗效才会发生。
  ‘活出’艺术,意味着每一个存在的当下,都在创作者了了分明的觉知中。

  ‘超越自我’的意思是自我被‘放下’,‘我’消溶在流动里。‘纯粹的在’是疗愈的钥匙

mmexport1516761713663.jpg   


五、复合型


  前述四种型态,平行反映‘阶段发展任务’。第五种复合型,则是因应个人与情境需要,跨阶段的一种弹性整合。它又可分为以下两种亚型:

  (一)个人内发展任务的复合
  
    随着个人发展阶段任务的不同,艺术创作的目的亦不同。举例来说,对于19~25岁的年轻人而言,主要发展任务则为寻找与建立自我的身分与认同(identity/identification),表现在艺术治疗中,就是会在不断的创作中形塑自我。有关自我的画像、雕塑与演出,将不断地被修改、翻新、重演,直到自我被了解、接收与心满意足为止。

  (二)单元间(Inter-sectional)整体目标(Holistic Goal)的复合

  由于我们是‘人在情境中(P-I-E/personin environments)’的有机体,所以同一个人,在不同的情境,需要不同类型的艺术治疗方式。譬如一个在马斯洛需求层次上已攀升到‘自我实现’的人,却可能因为配偶骤逝,而下坠到无法自拔的‘自怜’与‘不安全感’中。

  艺术有如‘渡轮’,送我们回心灵的家。

  艺术又像‘熔窑’,把我们的认知情感以灵性的火焰冶炼成金。

  艺术也像‘过滤器’,清净了来自谎言与妄念的所有杂质。

  艺术治疗的真正奥秘在于‘艺术─即─治疗’。